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高考前沿 > 政策
培养学生还是培养粉丝?——充满功利的中国画教学
时间:2018-07-18 15: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随着中国传统艺术愈来愈被重视,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国画学习。除了学院教学,大量的社会办学为人们学习国画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途径,也使国画教育更加多元,满足了社会不同层面的学画需求。但国画教育的兴盛也造成了许多乱象:如教与学准入门槛低、国画教育理念与规范的普遍缺失……这些问题导致时下难出国画大家和高质量画作,许多作品风格趋同,普遍存在重形式轻思想内涵的问题。本期[现象]栏目邀请了几位青年国画教师,他们深知国画教育应有的使命,面对当下乱象,他们提出了一系列见解,认为今人应回归国画学习作为完善人格途径的价值判断,重视学院精神与绘画品格。这些似乎是老话题,但本期作者是将传统文化精神放在新的时代知识体系中进行考察,强调国画教育者在自我文化建构与先贤精神传承的关系中专注于国画人才培养。这些建议无疑都是中肯且深具积极意义的。

  各种中国画的学习班名目繁杂,这其中既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既有以机构名义招生的,也有以个人名义招生的。在专业的教学单位中,有中国画专业的美术学院在办各种进修班,没有中国画专业的综合大学在设立名家工作室。一些报纸、电视台等媒体也在招办中国画精英班。办学没门槛、人人做老师、审美没标准,中国画教学缺少了最起码的规范。

  中国画教学的目的是什么?不同的办学目的,决定了不同层次的水准。不管是机构还是个人,不管是学院教学还是社会办学,教与学两个方面都应该有正确方向。是为了培养学生,还是宣传老师、扩大影响力?笔者遇到过诸多学习者毕业于某所学校或是某个精英班,是某位画家的学生,张口闭口自己的老师如何了不起。如果老师教学生,以培养学生为目的,这种教学就很失败;但如果以圈粉为目的,这样的教学目的达到了。但问题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老师,都能成为合格的老师。很显然,一个好的画家并不一定是一个好的老师,过于成熟与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往往会被学习者,特别是初学者效仿,难助其发展。而有些个性并不鲜明的画家,具备良好的中国画基础,反而为初学者提供了坚实的支撑,正适合做老师。

  经常有学画的朋友表示,想进入一个高层级的中国画教学机构,或者是美术学院,或者是官方组织,或者是民间机构学习中国画,提高艺术水准。笔者作为专业的美术工作者,有时都很茫然,无法给出合理建议。毋庸置疑的是,中国画教学的现状反映出当今国人对于中国画极高的认可程度与学习热情。各层级的中国画教学丰富了不同学习者的选择门径,对于中国画的普及可以起到推动作用。但是,这种复杂而多元的教学层次,对于当代中国画的发展确实产生了不利影响。鱼龙混杂的局面,使真正热爱中国画、想学习中国画的人受到太多干扰,无所适从。即便是从“成教化,助人伦”的社会属性来看中国画,大众审美也需要正确引导。当年蔡元培提出“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中国画作为传统绘画门类,产生了巨大影响力,只有厘清中国画的正脉,使当代中国画具备高尚之品质,才能使其发挥美育功能,从而对人的精神世界产生积极影响。

  当代中国画发展的诸多问题要通过教学来解决,特别是学院教学。比如在当今的中国画创作中,注重精良制作,轻写意书写;注重图像拼贴与挪用,而不致力于新图式的创造;强调新材料技法的创新,而疏于传统材料技法的挖掘,等等。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都需要在教学当中加以纠正,让学习者真正懂得中国画创作的基础是什么,发展的动力是什么。很显然,目前各种层级的中国画教学,对这些问题不但没有加以解决,反而加重了误导,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问题越来越严重。学画者为了入国展,就有“国展班”;为了成名,就有“名家班”。教与学,都充满了功利色彩。一旦中国画教育进入功利的范式中,就离艺术的本质越来越远了。

  美院老先生精心绘制的课徒画稿,今天仍然应用在中国画教学中。 供图/阴澍雨

  当今的中国画教学,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全面发展的态势。一方面,中国画已经成为当代学科架构中的一个重要门类,对于中国画的研究也成为当代学术研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与当代学术具有相统一的规范,中国画教学也不可能脱离已有的学院架构单独分离出来。另一方面,传统中国画的教学,技道合一,师徒传授依旧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方式,它的当代发展应充分保留并利用传统模式。所以在当代学术视野中的中国画教学,它的特性与共性并存,并且在不断地细化。由此产生的中国画教学中的诸多问题,必然要科学化、具体化地解决。与此相适的教育工作者,必然是构建起新的知识结构的学者型画家。他们既要有相应的技法语言储备,又要有当代学术视野与胸襟,这也是从事当代中国画教学之人必备的素养。

  当前中国画教学的关键是以培养人才为方向,如此才能推动传统艺术的当代发展。首先,教学始终是第一位的,中国画研究与创作应为其服务。潘天寿先生曾经说过,自己是一个教书匠,画画是副业……可以看出那一代教育家将教学作为根本。今天在专业的艺术院校当中,也不乏大量优秀的艺术家,面对教学、科研、创作的不同要求,要平衡其关系,使研究与创作真正服务于教学,这也是当代中国画教学的新态势。其次,基础教学依然是中国画教学的根本,它为学习者培植了成长根基。有些老师以自我的创作为教育导向,甚至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并不注重普遍认同的基础教学,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从全国范围来看,各个美术学院都有一些老先生留下的课徒画稿,为教学提供了基础范本,年轻的学习者可以从中学到最基本的绘画规律。这些课徒画稿成为各个单位的教学资源,今天仍在使用。再次,课徒教学依然是中国画教学的主要方式,而且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教学示范,不仅要教学生如何学习古人,掌握传统艺术资源,更要帮助学生发挥其个性,走自己的道路。最后,中国画教学目标最终指向的是艺术的自由与创造。教育最终解决的是人的问题,当代教育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宗旨,挖掘和培养人的创造性。艺术学科更应该以丰富个性发展与培养创造精神为方向。中国画教学最终培养的是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是个性鲜明富有创造力的中国画家。如果将中国画创作表现细分为造型语言、形式规律、意境生成、情感传达、人格精神等几个递进的层次,中国画教学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前两个层次的问题,是显性的,而后面的几个方面则是隐性的,要通过教学加以引导和熏陶,因为这是中国画家要经过一生的修为去追求才能实现的。

  我想所有从事中国画教学的人,都应把中国画当做高尚的事业来对待,少一些功利心,多一些实干精神,把培养人放在第一位,这才是当代中国画教学的正路。

(责任编辑:admin)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 厦门经度科技有限公司